【端午活动】換夫,換妻,喚心聲三【完】(作者:不详)




兩對赤裸裸的夫妻,四個淫慾高漲的肉體圍聚在一張雙人床上。諾大地別墅客房瀰漫著某種奇特氛圍,混雜著 - 背叛,痴戀,貪婪,羞澀,淫亂,窺視,驚訝,憤怒,妒忌,放浪,及所有違背道德的墮落氣息。

「好,我就想看看我老婆她在別的男人面前有多淫蕩多享受?!」……或許是食髓知味, 經過幾個月的安份守己。我竟然挑逗地要求老公再找對夫妻一起換歡交流一下。老公欣然答應,可是等了好幾個禮拜一直沒消息,我只好暗地採取主動,開始留意周圍的朋友及夫妻。

冥冥之中真有安排, 就在我慾火高漲的時候竟收到同學會邀請。聚會時我注意到以前暗戀的學長和他嬌小的妻子。想起當時我用盡一切方法暗示他我的愛慕, 致今還是會臉紅心跳, 難以自制。當介紹學長夫妻給老公認識時, 更讓人無法相信的事是, 學長的妻子竟然是老公小時後的玩伴。四人興奮的聊起往日總總, 言笑中我察覺大家的眼神都是停留在對方的配偶身上。我幾次吃醋地暗示老公注意禮貌, 可是自己被暗戀學長所凝視的怯悅, 又何嘗能夠掩飾?!

也許是前世修得的緣份, 或者是兩性之間本能的吸引。我們的話題慢慢轉移到婚後夫妻生活上。學長一直慚愧地說因為忙於事業奔波, 無法經常陪伴獨守空閨的老婆, 而她的大眼睛也回報著瞹怨的神韻瞄望著兩位男士。不知是哪門子的衝動, 我竟然半開玩笑的建議不妨我們兩對夫妻可以經常安慰寂寞的一方。話說的搪突, 惹得大家一陣啞口無言, 不過我留意到學長和老公的眼睛同時閃爍著興奮地眼光。

果然在同學會後的一個週末早上, 我接到學長的電話, 邀請我們一起到他的俱樂部度假。看著老公一點頭, 我立即答應了學長。午飯前我細心梳妝打扮, 挑了件連老公都還沒見我穿過的法國薄紗內衣; 套上貼身的緊身褲; 還特意在三角處噴了些香水。期待又性奮的上了老公的車赴約, 那感覺就好似回到往日要和學長約會時一模一樣。

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到了學長的遊艇俱樂部, 在保安指引下老公將車子停到岩崖邊上一棟面向大海的別墅前。別墅建地非常講究卻隱蔽, 寬闊的環院, 兩層高的獨棟樓房, 打開二樓主臥室落地窗, 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及蔚藍天空立即展現眼底。和暖的海風伴隨淡淡花香穿透著我一切思緒。學長的妻子 - 怡婷, 沖好了咖啡招呼大家一起到露台小酌聊天。而學長 - 肇瑜則調低了播放中的拉丁音樂,加入我們三人。

肇瑜- 我的學長, 畢業分別多年後, 已變成一位優雅穩重的男人。坐在他旁邊聽著他和老公聊天, 讓我感受到他獨有男人的深沈底蘊和大氣。雖然低調,卻不失高雅;舉止內斂,卻仍帶著往日的幽默內涵。看似不經意套上的高質地牛仔褲,白色精工POLO衫反而凸顯出他幾乎如男模般的身材。 修剪整齊的指甲,略為褐色的臂膀使我不自覺的向著他越坐越近,近到似乎可以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體香,一種讓女人感到無比安全又舒適的麝香氣味。相信肇瑜仍舊能夠在任何聚會上,吸引所有女性的眼光。要不然怡婷,一位如此漂亮機伶的女人應該不會願意嫁給他。

當我與肇瑜興奮地聊起學校往事時,怡婷卻一直拉著老公的手像個小妹妹向哥哥撒嬌般輕聲嗲氣著談些我想聽可惜聽不清的事。不曉得是怡婷談話內容,還是她親蜜的肢體語言,我發現老公竟不時移動坐姿,想遮掩漸漸鼓起的褲襠。最後終於忍不住打斷了話題,要求去一趟洗手間喘口氣。怡婷一點也不避諱,抅起老公的手臂就領著他往二樓主臥室去。上樓前老公看著我,一臉無辜的樣子似乎想說些什麼? 可是我故意轉開臉,又繼續和學長聊了起來,暗示老公既來之則安之吧。

目送著兩人瞹睸地抅搭消失在樓梯盡頭,學長驚訝的有些語無倫次。可是當樓上臥室門鎖被人刻意輕輕扣上時(相信是怡婷做的),學長完全忘了我們聊到一半的話題,有些尷尬地望著我。幾秒鐘的寂靜過後,學長看著我手中玩弄的空咖啡杯,開口問我要不要來杯冰啤酒? 我想了下,記起學長以前曾經是學校雞尾酒調酒社社長,於是問他可不可以給我調杯新加坡司令? 學長點著頭起身快步的往吧台走去。一會兒,就聽到他開冰箱,啟酒,搖罐的聲音。

微風帶著九月大海的鹹味,總讓人有種慵懶地感覺。在我不禁意地解開胸前襯衫鈕扣時,肇瑜輕輕從背後遞給我一杯粉紅色的司令。我高興地接過酒杯,慢慢放到唇邊小心吸允著第一口的冰醇。或許是不同琴酒的辛辣,我的味蕾告訴我這杯酒較平常地新加坡司令多些苦味,短暫間讓我的舌尖有些麻麻地感覺。肇瑜狡黠期待著看我一口口喝了他為我調的酒。轉念間似乎懷疑學長幫我特別加了料? 但是他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隨著空了的高腳杯,我也漸漸卸下了心防。東扯西聊地和肇瑜談了十幾分鐘,分不清是我的耳朵聽到,還是大腦幻覺?竟然隱隱約約聽到二樓傳來怡婷喘息呻吟的聲音。雖然酒精的作用已開始發揮,我仍然確信我的頭腦非常地清醒,可是週遭一切卻變的令我亢奮,甚至是肇瑜說話的音調也催化著我的興奮。

依靠在露台欄杆邊,我感覺一股股暖流在我的喉頭及下體間不停流串著。虛軟的膝蓋似乎漸漸撐不住我。我只好壓著欄杆踮起腳,同時也高高翹起渾圓的屁股來,伸展下修長的大腿。酒精加上興奮的肇瑜盯著我看,我被弄的滿臉通紅。其實發現他盯著我特有少婦的成熟和性感,我還是會嬌羞而興奮緊張。我故意把雙腿又分開了些,緊身褲遮擋著我微微隆起的陰部,挑逗背後學長的眼球。我清晰地聽到身後傳來陣陣的感嘆聲,學長興奮了。感覺到他輕輕的把臉靠過來,做著深呼吸。我誘人的香水味,應該已經完全征服了他的情慾神經。

我覺得喉嚨的乾澀,遠不如陰部的腫漲更令我難耐。腦海中浮起了老公和怡婷在樓上臥室可能的交歡影像。我的大小陰唇一定浸滿了不少的愛液,我不敢伸手摸它,就怕一摸之下,最後的堰塞湖因此潰堤。相信強忍著的淫水必定有些已經不爭氣地垽濕了薄薄緊繃的緊身褲,因為我可以感受到陣陣微風涼涼地輕撫過雙腿之間。當我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肇瑜的呼吸更急促、他必定也留意到了我身體在過去短短一刻鐘所發生的許多變化。

也許是看我肩膀在欄杆上支撐太久,學長決定採取行動,他伸出手掌從我背後開始按摩我的肩頭。肇瑜突如奇來的舉動,讓我震驚了一下。不過他緩慢而溫柔地手掌很快就使我如隻兔子般平靜了下來,不一會,我微微酸疼的肩膀就感覺到了舒坦。學長的雙手在我的背上輕柔地揉捏起來,時而揉捏脖后頸椎,時而按推肩頰骨,時而捏拿脊椎,時而推撫腰肢。偶爾,在接觸到腋下,腰部敏感部位時,我的心中會泛起一絲帶著羞愧地渴望。我嘗試克制住自己的情緒,無奈一波波地敏感舒暢,我還是憋不住輕聲地悶哼呻吟起來。無意間我驚訝的發現,我和學長呼吸頻率竟然也同了步,隨著他在我背後的顫動,配合上我的吸氣吐氣,很快天地大自然間一切的雄雌因子,就融入了兩人如此親密的肌膚接觸之中。我的身體漸漸放鬆,全身肌肉進入了柔和而鬆弛的狀態,可是我們的心跳並沒有因此平靜,反而一起加速。此刻我的大腦已經慢慢變得發脹、發熱,小腹深處似乎有一團火焰開始在燃燒,身體也好像不願再抵觸這種陌生而又親密的接觸。難道……剛才的那杯酒真有催情的作用?! 然而我的大腦已經來不及去思考這些了,一切思緒開始迷離。

這時,肇瑜突然轉過我的身體抱住了我,面對面,彼此間的距離幾乎毫無阻礙地感受著對方的心跳。我既害怕又期待,緊張刺激的心情沖擊著我全身的細胞。當我剛要喊叫出來時,他已經用嘴唇堵住了我。我掙扎著,順手給了他一巴掌。但隨著清脆的巴掌聲,我又被他那深情的眼神迷惑了。一對無數個夜晚讓我在夢中迴蕩的激情眼神。我曾經是多麽渴望學長的愛,多少次幻想著彼此間的這一刻?!如今真的發生了,可是我以為人婦,若被人發覺了這件事,便顔面無存,以後該如何是好? 我的意識掙扎著,可是肉體已開始背叛了,沉浸在美感中的我好像也無暇去介意這些,我輕輕吐著氣,閉上了眼,幽幽地享受著學長的撫摸。最後無法控制地,我伸出雙臂環抱住肇瑜的脖子,帶著些含羞地歉意,開始迎合著他。

開始肇瑜只是輕輕的吻著我顫抖的嘴唇,後來越吻越激烈,他的舌頭在我嘴裡亂竄,完全不給我喘息的機會;他的手也開始不安份,隔著薄薄的襯衫撫摸著我的背跟腰,慢慢地,手一點一點的往下游移,揉捏起我高翹的臀部,隔這那薄薄的緊身褲,來回抓捏起我那細嫩飽滿的臀肉。一絲絲的甜美和溫存在我心里漸漸滋長起來,並且越堆積越多。尤其是在學長的手接近到我那神祕的峽谷后庭時,我就感覺到下體一陣顫抖和緊繃,幽深的甬道內居然泛起了一絲絲漣漪,出現蜜熱的感覺。這些感覺通過全身的神經傳到我的大腦,時斷時續,飄渺若飛,直到那若即若離的舒爽感覺完全占據我的大腦。這時候我渴望著和任何男人做愛,尤其眼前這個充滿肌肉渾身健美的學長。他的肉棒不知道是否也充血冒著青筋為我挺立著? 龜頭上的馬眼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流溢著晶瑩剔透的淫液? 但是道德的理智,又把我拉回到現實,一遍遍的提醒我,不可以和大家都如此熟悉的人物做對不起老公的事。就在這樣矛盾心情糾纏下,我貼向他的胸前,不曉得該做些什麼,只知道在那段難熬的時間裡,我不斷的偷瞄他鼓鼓的褲襠,期望可以一眼看穿確認他牛仔褲裏那爆著青筋的肉棒。肇瑜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不再徵求同意,一把抱起我逕至往一樓的客房走去。

我們一進了客房連門都來不及關上,肇瑜就把我放在床上。學長不容我多想,壓到我身上,像個得到了期盼已久玩具的小獅子,一邊握著我軟綿綿,又富有彈性的胸部搓揉;另一隻手掌心則壓在我陰戶外挑逗,拇指就放在陰核的位置隔著緊身褲揉著圓圈。他很有技巧地把舌尖送到我口中輕輕抽送著,不時逗弄吸允著我的舌頭。第一次被學長撫摸著、親吻著,心中又驚又怕。他將我的襯衫掀起,隔著緊身褲親吻起我的大腿,我手足無措的渾身發抖,像似第一次跟老公親熱時的情形,任他的嘴唇及雙手在我身上活動著,他一邊撫摸著我的小腹,嘴還不停地親吻著大腿內側。當他的舌尖處碰到我那微潤的三角地方後,整個壓縮在陰道裡堰塞湖終於崩潰了,大量的愛液開始流了出來,我更是渾身都發軟了。學長溫柔地舔著我的陰部,又不時用牙輕扯著我那完全濕透地緊身褲。當他輕聲讚美混和了香水及愛液氣味的三角地時,我已經被慾望衝昏了頭。緊緊的抓住他的頭髮擺動著我的腰部,試著讓他的舌尖衝破障礙著的緊身褲,直接舔觸到我的陰核。我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隱忍的的情慾一洩而出。雙頰開始發燙,我全身漸漸使不出力氣。

我已把一切羞恥、該有的矜持、擔心拋諸腦後,小穴酥癢難忍、陰道極度空虛,迫切需要一條男人結實的大雞巴狠狠戳我一頓,讓我發洩掉身體中熾熱的慾火才行。我主動伸出手去摸索著肇瑜那根肉棒,一邊享受他淫辱著自己的身軀,一邊騷浪地媚聲呻吟喘息著:「啊……啊……學長……你弄……弄得人真舒服……喔……喔……瑜……你下面真大……好棒啊……我愛……我想要……」

迷迷糊糊中,在我陶醉于快樂的感覺中時,肇瑜將身上POLO衫及牛仔褲脫下,露出了赤裸的上身和結實的雙腿。我的衣服漸漸地被肇瑜脫光了。下午的陽光反射在白色床單上,抅勒出我玲瓏有緻的身體,完全赤裸裸地呈現在學長面前,自己最隱祕的陰部完全凸出暴露在他的視野裡。我想動,可是動不了。渾身火辣辣的,只感到下面有東西不斷一陣陣的的湧出。學長揉捏著我的乳房,用嘴巴吮吸著我兩粒敏感的奶頭時,我的陰道有著異常敏銳膨漲的感覺。他在我全身到處親吻。吻我的臉、我的耳垂、我的粉頸、我的陰戶、甚至舔含我的腳趾頭。最後他那靈活的舌頭進攻我的陰部,輕咬著我的胯間,咬得我渾身舒服不由自主的打顫。我感到猶如觸電,全身酥麻得難受,學長越用力,我就越覺得舒服,挺起了小蠻腰,雙腿盡情得張開,小穴高高地迎向學長,連藏在股溝裏的菊門,也清楚地露了出來。我一面享受著學長的亵玩,一面輕哼地:「喔……喔……學長……癢死了……喔……你……真會弄……」

學長受到我的誇獎,揉得更起勁了,把我兩個奶頭捏得膨脹成兩顆大葡萄一般。小穴就更加誇張,陰核腫了起來像粒花生米,大小陰唇充血成粉紅色並微向兩邊分開,大量淫水從陰道中湧出,令學長的舌頭抽插間不斷發出「滋滋啧啧」的騷水聲。我被學長逗得氣喘籲籲、慾火焚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他再不把雞巴插進去,我快要急瘋了,於是忍不住叫道:「學長…好…別再弄我了,我好…好難受…下面…啊」學長聽到我像隻小母貓叫春般的淫浪聲音,也不等我答應,就轉身來個69式,讓自己的大雞巴對著我的小嘴,自己則低下頭,用雙手扳開我的雙腿仔細看。只見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條像泡水饅頭般鼓鼓的肉縫,頂端有顆鮮紅的小櫻桃站立著,不停地顫動跳躍;兩片肥美的大陰唇不斷張張合合,像張嗷嗷待哺的小嘴;陰戶四周的恥毛被愛液,沾到濕透了,潤澤得閃閃發光;

在學長雙手的撫摸之下,我那略顯殷紅的大陰唇,已是水光發亮了,學長用手去撥開我兩片小陰唇,只見裏面出現了若隱若現的小洞天,洞口流出了動人的淫水,他一見就毫不考慮地低下身去吻著那陰核,同時將舌尖伸進那小洞裏去舔。陰道裏洩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菊門也被淫水淹沒成一個晶瑩地小凹窪。學長把嘴巴湊到我的菊門邊,伸出舌頭輕舔那些放射線狀的粉紅色皺褶,舌頭剛碰到粉肉蕾,我便警覺猛的一顫:「別……別碰那裏,學長…壞…人家沒叫你弄那兒……」學長故意問:「那你要我弄哪兒?」我嬌淫地扶起他的頭,挪向了前面的小屄。學長乘機托住豐臀,一手按著菊門,用嘴猛吸小屄。我只覺得陰壁裏一陣陣騷癢,淫水不停的湧出,使我全身緊張和難過。接著學長把舌頭伸到裏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癢,我只覺得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拚命挺起屁股,把小屄湊近學長的嘴,好讓他的舌頭更深入穴內。

未有過這樣說不出的快感,我什麽都忘了,寧願這樣死去,我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啊……噢……癢……癢死了……好學長……啊……你……你把我的騷屄……舔得……美極了……嗯……啊……癢……我的騷屄好……好癢啊……快……快……噢……」聽著我的浪叫,學長也含含糊糊的說:「學妹……騷妹妹……你的小屄太好了。好妹妹,我的雞巴好……好難受,快幫我弄……弄……」

著勃起在自己面前的大肉棒,爆著青筋、泛紫色火紅的龜頭,沿著馬眼滴出些許晶瑩剔透的淫水,真的好誇張,完全無法連想高高又斯文地學長,竟然有如此大的雞巴,他的雞巴跟以前見過的男人完全不同。學長的龜頭很飽滿,陰莖形狀彎翹地像根巴西大香蕉,不知有沒有20公分?老公的肉棍雖然只有十五公分左右,可是每每青筋爆衝我陰璧時的快感,卻是無法從任何其他男人身上得到。 當然印象最深刻地還是去年阿嵐的雞巴,跨下一條黑色包了漿的紫色大茄子,巨大的龜頭宛如剝了殼的鵝蛋,不論是探穴,還是砥觸花心底,每一公分的移動磨蹭,都讓我既緊張又銷魂。誰說女人不在乎男人的大小呀?我心裡回味著幾根雞巴的樣子禁不住就伸出手握住學長肉棒,玩弄起來。不一會兒,學長的雞巴變得更大了,整根雞巴紅得發紫,漲得嚇人。看了更是讓我心跳加速、呼吸更急促了。

懸在性奮高點的老公,挺著他那根無助地大肉棍看著一旁的我和肇瑜。肇瑜邊插著我,邊點頭暗示要老公加入我們。於是老公就移過來加入了兩男一女的新戰場。老公趴在身側,親過我的唇,又去親我的耳朵,用牙齒輕嚙耳珠,來回輕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裡。一手伸向我的三角區撥弄著膨漲的陰蒂,另一手撫揉著我的乳房。我哪裡還忍受得了,渾身發麻,陣陣顫抖,雙手緊緊抱住肇瑜的背,雙腳則緊緊勾纏住他的腰臀,屁股猛挺,小穴騷水不停的流出,學長大雞巴進出時「漬!」「漬!」聲響,充滿了整個房間。

男人火辣辣飢渴的眼神中,我知道他們下一步想幹什麼。但是,我已經沒辦法拒絕了。就這樣,我順從了,閉上了眼睛,任由他們擺佈玩弄著我。老公見我終於完全鬆懈了,就開始盡情地挑逗我,決意徹底摧垮我的最後一道人妻羞恥矜持,故作溫柔地道,「想要?」「……嗯。」我鼓足勇氣嗯了一聲,臉上一狠熱,連耳根都紅了。「要什麼?」「……你……你知道的嘛!「我想聽你說。」「要你的……那個……」「哪個?」「……雞……雞巴。」我艱難地在兩個男人面前說出淫語。肇瑜將龜頭慢慢拉出我的穴裡,不再深入。他一面將龜頭旋轉摩擦陰道淺處,一面繼續聽老公對我進行言語淫辱。「要說屌。」「……」我在肉體的強烈需要裡痛苦地掙扎。「說啊!」「嗯……嗯……屌。」我難為情地別過頭,將臉埋在枕頭裡。「說要誰的屌?」「我要……你的屌。」我從枕堆裡發出幾乎細不可聞的話音。l「清楚點!誰的屌?」「我要你的屌!」「你要你老公的屌? 那我可不幹了!」肇瑜將龜頭慢慢從我的穴裡拉開,開始威脅我。而一下落空地我,哪捨得放開學長的大肉棒,急茫茫地用雙腳勾纏住他的腰,不讓他走。「我要學長的屌!!」忍無可忍,我冲口嚷道。兩個臭男人哈哈大笑。學長猛地將肉棒一插到底,刺激得我,發出一聲大叫。

抱著我的兩條大腿一陣狂幹,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機會。我開始停不住大聲叫床,更刺激得他加勁猛搞。一會兒他把我像玩具一樣翻了個身,攔腰拉起,我剛想抬頭,卻被他按了下去,這樣我就頭腳著床,僅把屁股翹得高高的。在洶湧的快感中我就這樣擺著最羞恥的姿勢在老公面前任人姦淫。終於讓曾經朝思暮想的學長戳弄著我,插得我舒爽無比,淫聲不斷:「噢……學長,好爽!不要停!好爽!」學長一面插一面笑道:「我的屌比你老公怎樣?」「你的屌比他的大!噢……大!」我擔心他又威脅我,就開始淫蕩地附和。  「求我操你!」「嗯……老公…喔…學長…大雞巴學長……你是我的老公!操我!學長,幹我!」「你到底想要誰操你呀!剛才不是還要我嗎?」肇瑜又笑著威脅起我。  「剛才…嗯…人家已經…噢……噢……分不清誰…的屌嘛!」學長聽得爽極了:「我就好好在你老公面前操這個騷貨!」「好的,操我!幹我!老公求你讓學長,以後天天操我!」「好,我就喜歡看別人玩我的老婆!做男人的性工具,讓男人發洩!肇瑜盡管操我老婆吧,我想看看她在別的男人面前有多淫蕩多享受?!」我勉強抬起頭,乞憐地想看清楚老公不曉得是吃醋? 還是說真話? 只見他笑咪咪趴在一旁欣賞著我被學長幹著。「好的!噢……噢……只要你們想要,我就給你們!讓你們好好發洩性慾。操我!噢……快點!肇瑜,我要噢…」忽然自己大聲浪叫著:「啊!美………我快活死了……學長你太偉大了……幹得我……太美了……插吧…插我的小屄…老公也說…沒關系……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了!」陰道裡癢癢的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爬,我漸漸的擺動我的臀部想配合學長的肉棒來止癢,他用龜頭在我陰道中攪動。學長每攪動一陣子,老公就在旁重重的揉一下我那因興奮而膨脹的陰核。每一揉更加深我對的男人雞巴的慾望,道德現在已經飛往九霄雲外。我現在只想要男人插我幹我,因興奮而口乾舌燥的我現在只有「嗯~~~~~!ㄚ~~~~~!」發出單調的聲音。

眼睛見到自己那嬌小漲美的陰戶,陰毛被學長的龜頭逗弄的濕漉漉的,學長隻手扶助陰莖慢慢插入我的陰道,漸漸的加快速不斷的在抽進拉出,陰道吞住了學長粗壯堅硬的陽具,我因激動而分泌出的液體弄得大腿內側周圍濕淋淋。當學長在套動時,發出吱吱的響聲,陰莖在我的小肉洞裡拔出插進,「漬!漬!」的聲音。老公將我的雙臂架抱在他的腰上,我就一口將他的肉棍塞進嘴裡吸著,老公手伸長撫摸我的乳房。學長扶住了我的腰,對正了陰道口,沾染著我陰唇上流出來的淫水,把腰一挺,從後面迅雷不及掩耳狠命的一插,那根陽具整根插入了我陰戶深處裡去了。因為嘴裡被老公的肉棒塞滿著,叫不出聲音來,只能呻吟著「喔~!」一聲後,閉上眼睛享受學長特殊的陽具抽插著我的陰道的快感。我配合著學長的頻率把臀部向上一翹一抬,引著他的肉棍深入花心,我的嬌吟,老公的喘息,加上學長套動我小肉洞的節拍聲在客房內回響著。慾火焚身的我已經完全陶醉于兩個男人服伺的快樂感覺中。只有夢中才感受得到被好多男人陽具塞滿的充實和快感,現在正在發生在我的身上。

不住又使勁夾動起來,大陽具在小穴裡進進出出,龜頭菱子在陰道裡面刮的我陣陣酥麻,牠抖動著次次盡奔到底,死抵著花心,我沒曾這麼爽過,直高翹小巧的圓臀,好讓學長能夠插得更深更舒服。忽然我翹高外露的菊門一陣酥癢,不知道是老公還是學長開始摳弄我的罩門? 怕疼地我,從來不讓老公我玩後面。我趕緊試著吐出老公的肉棍,含糊不清地嚷著:「別……別弄那裏,學長…老公…人家求求你…別玩那兒…」老公笑嘻嘻敷衍地回應說: 「放心…老婆,肇瑜只是摸摸而已,如果你不願意,我們是不會插你後面的。」聽了老公這麼說,我稍微放鬆些,畢竟摳弄我菊門的手指還滿溫柔地。菊門陣陣地酥癢,配合著學長大肉棍在陰道裡抽插進出的舒服,一種從未有過的美感,從我的會陰處一波接一波衝擊著全身的神經。這時候的我,已經全然地被性愛的歡愉給沖暈了,完全不在乎他們的企圖,只需要有男人姦淫幹我就可以!

著兩雙男人的大手掌,肆無忌憚地在我潔白身軀上撫摸揉捏著。 肇瑜的手指慢慢的推到菊門口,隨著濕暖地擴張及閉合,他竟趁細縫間滑進入了一指節中指,在菊門口的小肉環上慢慢的抽拉著。當肇瑜將他的手指抽出,小穴中頓時感到莫名的空虛感。不一會,肇瑜又把沾滿淫水的中指慢慢的滑向菊花,在菊花內慢慢的按摩。他慢慢的、一點點的將手指滑進菊花,慢慢的挺進。一時間小穴中傳來更酥更麻難以形容的感覺,那感覺越來越強烈,從沒試過這種感覺,但是真的很爽,「學長…….真酥…….好麻…….好爽…….快.快……插我…..我受不了…」我只感覺我的淫水流的更多了,小穴傳來的感覺更強烈了。終於,我挺著臀部不停的迎合學長他的手指和肉棍對下體的雙管進攻,那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的叫聲也不自覺的越來越淫蕩「學長……瑜……快一點……好癢…..好爽…….好棒..喔…….瑜…..深一點…..」「啊……老公……瑜……好舒服啊……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學長……啊……啊……」:「啊……好棒……好棒……的……雞巴……對……就是……這樣……我要瘋了…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好舒服……對…奸我吧……幹我……好了……對……對…我……幹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舒服啊~~……」「哦……好快活……好美……啊呀!……學長……我快不行了……我要……來了……趕快……狠插……幾下……啊……對……真好……啊……啊……我……不行……我……來了……啊……啊……」我放聲拉開喉嚨不自覺得大叫著:「啊~~~……啊~~…啊~~……我好舒……服啊……喔~~…喔~~~……我好快樂……喔……這樣的………肉棒……真是太棒了……快……快……快……用力……幹我……用力……弄我……射我……的……身體……裡面…對……繼續……用力……啊~~……啊~~~……」還沒叫完,穴心兒不住的收縮顫抖,果然洩了出來。

没过多久,肇瑜大雞巳忍不住一陣狂跳、抖顫,他猛一送,直抵穴心,一股熱燙急流噴上我亢奮的花心,我被他濃濃滾燙的精水一燙,嘴裡更是淫聲浪叫道︰「啊!美死了,燙死我了,真痛快!真舒服啊!大雞巴學長,你真是會插!」熱嘌嘌的精液射入了子宮內,燙得我全身是一陣舒暢,得到了一次最消魂的快感,舒服得哼個不停。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烈快感。我攤了下來,全身不停的抽搐。

道在什麽時候,老公已經把他的肉棒捅入我的穴裏,由背後插我,讓我感覺到老公的肉棒插的更深,我的小穴也傳來強烈的感覺,我的淫叫聲也越來越沙啞、越來越大聲了,我臀部挺進的節奏跟老公挺進的節奏配合的越來越好、「啪啪………..」肉撞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聲,「汲汲……汲汲..」的水聲也取代了我的淫叫聲,聲聲傳進我跟老公的耳裡,催化了我第二輪性愛的動力。老公開始大力抽送起來,我一面發出淫蕩的呻吟,一邊狂野地扭動我的下半身來迎合他的抽送。我倆的肉體因爲激烈的碰撞,而不斷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在這海邊別墅裏,實在是相當地刺耳,但是卻可以激起我內心的淫蕩野獸,讓我充分地變成一隻母淫獸!

我的興奮到達了頂點,我不自主的叫了一聲後。我全身舒爽的軟下來。老公讓我又一次高潮了。這是和老公一起好久沒有過的快感。我喘息著、呻吟著想說什麼,卻喘得說不出來。射精後我捨不得讓老公將陰莖抽出,而是緊緊地抱著老公。如果不是他對我的嬌寵放任,沒有人,甚至我自己都不可能瞭解我對男人及性愛的需求竟是如此極限地強烈。我需要性愛,無法離開男人,但是最愛地還是 - 我老公。 (完)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