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四)



虽然昨夜的睡眠质量差得可以,但是在生物钟准时准点的催促下,李丁还是不得不悄悄的爬起来,昨夜又梦到了李菲,在梦里,两人激情欢爱,尽享快乐,醒来后,却依然是形单影只,裤裆里照例是黏答答,难受的紧,他悄悄的穿上长裤,从储物盒中翻出一条干净的内裤换上,把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塞到了一堆脏衣服的下面,跟大部分单身男人一样,他不爱洗衣服,每次都堆到没衣服可换了,才会想起来去洗。  李丁悄悄的穿好衣服,把篮球带着去了学校的土操场。跑步和篮球,是李丁的业余体育爱好,在未上大学之前,平时还有很重的农活要做,上了大学后,体力劳动方面无限接近于零,不适应的他爱上了跑步,他喜欢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从学校附近的山脚一路跑到山顶看日出,四年下来,不管风吹雨打从来中断过,篮球则是被同学拉着去玩的,因为身高体壮的优势,渐渐的也喜欢上这项运动,不过动作一直都很粗糙,登不上大台面。来到和兴中学后,这两个习惯依旧保留着,只是跑步换成了每天绕着操场跑。  随着身体的汗缓缓的从毛孔中散发出来,浑身的血脉都开始活跃起来,跑完既定的25圈,合计五公里,整个人就跟被蒸熟了一般,浑身往外冒着热气,他大口的喘了几下,没有多歇息,就在篮球架下玩了起来,他的臂力很不错,虽然准头差了点,不过三分的命中率也能达到十进三四,弹跳力也不错,乡中学的篮球架不标准,比正常的要低一些,灌篮倒是相当轻松,刚开始来的时候,每天自娱自乐灌得不亦乐乎,时间一长,也就懒散了下来。  玩了一会,感觉时间已经不早了,正要收拾一下回去冲个澡,一转头,就看到娇俏的少女刘思巧俏生生的站在操场边缘,静静的看着自己,她穿着昨天的那件红色旧大衣,这个衣服应该是别人给她的,有些大,样式也难看,很有买菜大妈的范,远远的看着她,倒是颇有些滑稽。  李丁低着篮球跑过去,经过昨晚的尴尬之后,他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反倒是刘思巧大大方方的说道:" 早啊,老师。" " 嗯,早,怎么不多睡会。" 李丁笑了笑说道。  刘思巧答道:" 平时早起惯了,老师,你打篮球的姿势很帅呢。" " 是吗?我可不是为了耍帅才打篮球的。" 李丁说道。  " 哦,那是为了什么?" 刘思巧问道。  " 呃,为了减肥,老师以前很胖的,有三四百斤呢。" 李丁胡诌道。  少女点点头,惊讶的说道:" 那不就是猪嘛。" 李丁顿时头冒冷汗,见少女眼神中的狡黠神色,不由的笑道:" 刘思巧同学,我发觉现在的你才真的像个十五岁的女生啊。" 刘思巧看着老师,没有问为什么,而是说道:" 因为有老师帮我。" 李丁躲开少女炙热的眼神,说道:" 我去洗个澡,一身都是臭汗,你可不要偷看。" " 我才不会呢。" 少女挥了挥拳头,接着说道," 我只会光明正大的看。" 李丁顿时语塞,现在的中学生真的跟自己那个时候的中学生差别也太多了些。  总共只有一间屋子,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抽水马桶、淋浴头什么的自然也是没有,把少女关在门外,李丁快速的用脸盆盛了些热水,简单的擦拭了下全身,重新翻出一套干净的衣服,顿时傻住了,原本堆在一旁的脏衣服不翼而飞,其中自然有今天早上刚刚换下来的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另外还有几条放了几天的内裤,上面也同样布满了精液。打量下四周,这才发现仿佛的一角,竹竿被架起在窗户和椅子间,上面晾满了刚洗过的衣服,第一眼就看到四条内裤并排被挂在一起,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刘思巧进屋后,发觉老师的面色有些难看,不由的问道:" 老师,你生病了?" 李丁摇摇头,此刻他尴尬到了极点,总不能指责少女不经过自己允许把自己的衣服洗掉了吧。  刘思巧见状没有多问,说道:" 我做了一点菜汤饭,现在差不多可以吃了,你坐着,我给你盛。" 李丁坐在椅子上,看着刘思巧一蹦一跳的来到放着煤油炉的桌子前,小心翼翼的打开锅盖,用勺子搅拌了两下,然后回过头甜甜的笑道:" 可以吃了,稍等啊。" " 嗯。" 李丁应了一声,少女依旧穿着那件可笑的红大衣,可是此刻在他的眼中,衣服这些附属品完全都被忽视了,他只看到一名阳光明媚的少女,欢快的忙着家务,给心爱的人张罗饭食,她的青春活力仿佛是太阳般耀眼,让他感到自行惭愧。  少女用勺子捞起一点汤水,微微低下头,撩起耳边的长发轻轻啜了一口,感到似乎有些清淡,又稍稍对了一点盐,再尝了一次方才满意,盛了满满两大碗,李丁见状赶忙过去端,刚要把手里的碗放下,就听到刘思巧急忙说道:" 放对面,那碗是我的。" 李丁笑了笑,遵照她的指示去做,然后笑道:" 有什么区别啊。" 少女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汤碗放到李丁的面前,认真的说道:" 你的我要亲手端给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菜是前天买的青菜,饭是前天剩下的,普普通通的菜汤饭却包含着少女的一片情意,哪里会不好喝。在少女的目光注视下,李丁点点头,赞许道:" 味道真不错。" " 真的啊。" 刘思巧满脸的惊喜,羞涩的说道," 那我以后每天都做饭给你吃。" 李丁难为的看了她一眼,低头再吃了两口,少女也喜滋滋的吃了一口,两人对视一笑,仿佛真有那么一点相濡以沫的感觉。  想了想,李丁还是说道:" 刘思巧,你是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以后早上起来不用忙活我早饭了,背背英语单词也好啊。" 他说这话,完全是为了引申出后面的洗衣服这件事,哪知衣服的事还没说,小姑娘就眼圈红了。  " 我知道,其实我做的很难吃,对不对,你就喜欢骗人。" 少女吸着鼻子哽咽道。  李丁真是冤枉死了,刘思巧做的菜汤饭一点都不难吃,赶紧安慰道:" 我哪里有骗人,真的很好吃啊。" 可是刘思巧不依不饶的说道:" 你就是喜欢骗人,昨晚你没睡着,还骗我说睡着了。" 李丁哭笑不得,说道:" 我那只是开玩笑吧,汤饭真的很好吃,不信你看。" 说着,他不顾汤饭的热度,扒拉了一大口,痛苦的咽下去。  刘思巧叫道:" 干什么啊你,快,吐出来。" 说着,她赶紧跑到李丁的后面,帮他抚摸后背。  李丁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刚刚真是烫的眼泪都止不住了,喘着气说道:" 这下你信了吧,真的很好吃的。" 见少女不答话,回头一看,刘思巧竟又是脸颊上两道泪痕,楚楚可怜的模样分外惹人怜爱,压住心中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李丁苦笑道:" 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少女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老师,下次不要这样了好吗?" 李丁苦笑着点点头。  两人重新坐好,低头吃饭,李丁没办法再往衣服上扯,突然,刘思巧冷不丁的说道:" 老师,你的衣服我帮你洗过了。" " 啊,哦。" 李丁像小鸡点豆似的点点头,心里尴尬到了极点,也不知少女知不知道苦头上那是什么东西。  刘思巧沉默了下,接着说道:" 老师,你的内裤我也帮你洗了。" " 啊,哦,呃,谢谢了。" 李丁有气无力的答道,脑袋都要垂到饭汤里了。  刘思巧说道:" 那个,内裤有点脏,这种内衣下次一天一换吧,堆积的话不卫生,而且内裤上的东西,时间长的不好洗,我会每天帮你洗的,对了,上面是什么,黏糊糊的。" 李丁真是想跳到饭汤里,连同意或者是反对都不知道说了,只能低着头大口的吃饭。  李丁没有看到,此刻的刘思巧文静的仿佛像只猫,静静的坐在对面,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模样,嘴角的微笑美得让人无法直视,即便是世界文化的瑰宝蒙娜丽莎的微笑的也不过如此吧。  汤饭很难让食量比较大的李丁吃饱,吃过饭,他又带着刘思巧去街上的包子店吃了两块钱,2002的2块钱是有八个大包子的,而且个头分量也是十足,八个包子进肚,两人才有了饱得感觉。  " 我要去邮局寄点钱回家,你要不先回学校吧。" 李丁左右看了看街道,说道。  刘思巧摇摇头,说道:" 我要跟你一起。" " 好吧,等会正好给你买两件衣服,你这衣服太大了点。" 刘思巧正想说不要破费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点点头说道:" 好。" 在邮局里,李丁摸出三百块,犹豫了几下,又抽回了一百,只汇了两百块钱,刘思巧乖巧的在一旁看着,出了邮局后,她突然说道:" 老师,昨天的一千八是要汇回家的吗?" 李丁看了看她,摇摇头说道:" 不是。" " 哦," 少女背着双手,踮起脚尖绕着李丁转了一圈,就在他莫名其妙时,少女撅着嘴巴说道," 骗人。" 李丁顿时语塞,心道:还不都是为了帮你。  " 我会还你的。" 刘思巧认真的说道。  李丁不禁莞尔,笑道:" 不用。" " 我是说的真的。" 少女坚持说道。  " 我说的也是真的。" 李丁笑道,说着,他起步就要走,却被少女拦在前面。  刘思巧说道:" 我是真的要还你,但是我没钱。" 李丁扑哧笑道:" 没钱你还坚持说要还,还什么,怎么还啊。" 刘思巧猛地挺起胸膛,小声说道:" 肉偿。" 李丁愣了一下,严肃的说道:" 别胡说八道。" 哪知这招根本不管用,少女冷不丁的一把抱住他的胳膊,隔着厚厚的衣服,李丁依然感觉到少女丰满的坚挺,这可是大街上啊,镇上人不多,不认识自己的没有几个,他四下一打量,总觉得周围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赶紧说道:" 快放开,大街上啊。" 原本想说你疯了啊,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这话忒伤人了点,尤其是对刘思巧这样敏感的女孩子,更是千万不能说。  李丁挣扎了两下,没挣开,反倒是在少女的胸部上多摩擦了几下,异样的快感让他感到下身隐隐有些肿大的迹象,赶紧不敢多动,刘思巧见老师停下来,还以为他默许了,高兴的把身体整个儿贴上去,眼神中满是欢喜,殊不知自己给李丁多么大的刺激,弄得他举步维艰。  强压着心中的欲望,李丁只觉得身体燥热,空闲的手加开夹克的拉链,冷风灌进衣服里,顿时温度降了下来,下身的胀痛感也被冷风压了下去。  刘思巧看着李丁问道:" 老师,你不冷吗?" 李丁苦笑道:" 不冷,你就跟小火炉一样,靠近你我都热死了。" 刘思巧俏皮的笑了笑,说道:" 那晚上要是冷的话,老师你就抱着我睡吧。" 李丁没有搭话,这丫头这两天简直就是变了个人,从沉默冰冷变得热情如火,要不是这两天两人一直在一起,他真要怀疑刘思巧是不是还有个性格截然相反的双胞胎姐妹。就这样,刘思巧仿佛是树袋熊一般的抱着老师的手臂,在硬着头皮走了一段路后,李丁不由的哑然失笑,暗道自己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无异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本来没什么亏心事,现在这样反倒是在告诉别人,自己心里有鬼,这么一想,李丁也就坦然了,全当刘思巧是自己的胞妹,两人渐渐的有说有笑起来,不过街边的路人少不了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这也是没办法阻止不了的事。  小镇的街道不长,服装店有七八家,都是卖些山寨品牌的衣服,价格便宜,李丁让刘思巧自己选喜欢的衣服,可她挑了半天,还是拿不定主意,少女的身材极好,穿什么都好看,尤其是先前有了红色大衣先入为主,对比之下,真是样样都养眼,卖服装的胖大婶也是连番叫好,最后还是李丁拍了板,拿了一件粉红色的中长羽绒服和一件红色的短呢子大衣,又拿了两条牛仔裤还有新的保暖内衣,总共花掉了四百多,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见老师一脸肉疼的模样,趁着老板娘去找零钱的当儿,刘思巧小声的凑过来说道:" 老师,谢谢你给我买衣服,我很喜欢呢。" 李丁苦笑道:" 咱们这个月得省吃俭用了,不然年没过完,我们就饿死了。" 刘思巧听到咱们两个字,整个人都乐开了花,点点头笑道:" 嗯,一定的,老师,别心疼钱啦,要不,我给你肉偿。" 李丁见周围没人,笑道:" 你就这几十斤肉,能值多少钱啊。" 刘思巧撅着嘴巴说道:" 讨厌,除了老师,我谁都不卖。" 见少女娇憨中带着的几分妩媚,李丁感到身体又有些燥热,赶紧起身走到门外,说道:" 屋里好热啊,还是外面凉快。" 听到老师言不由衷的话,刘思巧抿嘴偷笑。  离开服装店,李丁不愿意再在众人面前闲逛了,带着少女回到学校。  一进门,刘思巧就说道:" 我要换衣服,老师你先出去。" " 哦。" 刚踏进半只脚的李丁又缩了回去。  大门合上,少女在里面喊道:" 不要偷看哦。" 李丁笑道:" 谁偷看啊,你那小身板。" " 讨厌。" 少女娇憨道。  靠着墙根,晒着太阳,李丁惬意的合上眼,脑海中想起李菲,澳大利亚那边现在是夏天吧,不知道她穿得是哪件比基尼呢,是蓝条纹的还是黑红相间的,也许是那套保守的白色连体,其实他一直都觉得那套白色连体一点都不保守,巨大的乳瓜把泳衣撑得头快裂开了,她的身材真是穿什么衣服都性感到极点。  想着想着,李丁感到阳具有点硬的发胀,他痛苦的哀叹了一声,却听到屋内传来少女的声音。  " 可以进来了,老师。" " 等下。" 李丁赶紧深吸两口气,好不容易把阳具弄软下去,这才推开门走进去,只见一名青春明媚的美少女乖巧的站在床边,阳光透过玻璃射在她的脸上,可以清晰看到她眼神中的期盼与爱恋,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份沉重压得李丁有些喘不过来气。  刘思巧的美是毋庸置疑的,标准的瓜子脸,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小巧挺括的鼻梁,配上红艳艳的樱桃小嘴,美得令人窒息,这次刚刚十五岁,真不知道她完全长成一名成熟女人后,会绽放出什么样的惊人美貌。  身上的衣服虽然廉价,但在她的衬托下,依旧显得光彩照人,红色的短呢子大衣,里面是黑色的高领毛衫,下身是新买的牛仔裤,装扮清新可人,让人我见尤怜。  见老师面上的惊艳神色一闪而过,刘思巧心下窃喜,笑道:" 好看吗?" 李丁装作不在意的说道:" 还行吧。"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找了个椅子坐下,免得没控制住下体出丑。  刘思巧撅起可爱的小嘴,说道:" 那我再换一套。" " 打住打住,刘同学,我觉得你该写作业了,寒假作业还没写吧。" 李丁装模作样的敲着桌面说道。  刘思巧点点头,说道:" 那好吧,明天我再试给你看。" 稍后的时间,就是刘思巧写寒假作业,李丁在一旁看书,如果不是刘思巧在,他会选择看电视或者睡觉,成年人的生活向来比较懒散些。  " 老师,这题怎么写?" 刘思巧具体手中的作业本说道。  李丁懒洋洋的起身走过去,刚刚在太阳下看书,看得他直犯困,昨晚实在是没睡好。  " 哦,方程式置换一下,我上课时说过呀,不对,你考试的时候不是做对了嘛。" 李丁说道。  " 哦,我忘了,谢谢老师。" " 老师,这题怎么写啊。" " 老师,尺子在哪里?" " 老师,老师,你睡着了?" 一个早上的时间飘然过去,李丁被逼无奈,只能坐在刘思巧的旁边看书,不然就会被不停的喊来喊去,渐渐的睡意上涌,他趴在桌子上缓缓入睡,少女给他取来毛毯轻轻披上,静静的趴在桌子上打量起老师的一分一毫。  记得他刚来的时候还是短头发,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还有些害羞,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自己就莫名的对老师有了好感,也许是他的眼光格外温柔吧,也许是其他一些小事,她不记得了,不过这没有关系,她只知道,现在的自己从来没有如此近的接近过他,他的睡相好可爱,好像个孩子,仿佛就这么盯着看一辈子都不会觉得腻烦,老师,你以为我是才爱上你吗?错,我已经爱你很久了,老师,我爱你。  少女带着对老师的爱也沉沉的睡去,当李丁醒来时,看到少女的脸庞离自己如此的近,惊得差点从板凳上掉下去,感觉到毛毯从肩头滑落,他赶紧拾起来,轻轻的给少女盖上,无意间看到桌面的口水,心笑原来美少女睡觉的时候也会流口水的,再仔细一看,自己刚刚睡的地方也有口水的痕迹,而且因为桌面不平整的缘故,自己的口水竟顺着倾斜的角度汇聚到少女的口水中,让他感到发窘的同时,也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欲望与冲动。  少女洁白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嘴角的微笑更增添了睡美人无尽的妩媚,李丁感到呼吸有些急促,忍不住想亲吻少女的脸颊,他慢慢的低下头,在离少女面颊很近的地方停下来,处子的幽香从少女的领口散发到空气中,进入到他的鼻孔里,那种幽香就仿佛是汽油一般,让心头的欲火燃烧的更旺。  " 不行,我是她的老师,我不能这么干,不能,李丁,你不是畜生,你是人,既然是人,你就有底线,你难道真的饥渴到了连未成年少女都要下手的地步。你刚刚救她脱离火坑,难道接着就要亲手将她再推入另个一火坑。" " 不,你是啥子不成,这么漂亮的女人,她主动向你示爱,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让你随便玩啊,你难道不想玩女人了吗?你忘了女人是什么滋味了吗?哈哈,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是个阳痿,空有一根大鸡巴又怎么样,又怎样,面对主动送过来的女人,都推三阻四,你根本就是个阳痿。" " 不,你不是阳痿,你是因为爱她,你是什么,你只是个穷乡僻野的教书匠,你能给她什么,你看看你今天给她买的是什么烂东西,廉价货,那些衣服配得上她吗?赶紧放手吧,这样的女人不是你能拥有的,即便是你现在拥有了,最后一定会抛弃你,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你付出的感情注定得不到回报,你难道忘了李菲吗?你爱她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自己痛苦,别傻了,不要做蠢事。" " 笨蛋,你这个阳痿货,这个女人你现在不上她,将来她还不是跟别的男人跑了,既然结果都一样,那就干她,肏她,你看的肉体是多美的美丽,多么的年轻,你果然是阳痿了,面对这样的绝色,你居然都不敢上她,滚蛋吧你,把你的鸡巴割掉去做女人,卖屁股才是你的唯一出路。" " 不要做傻事,让自己痛苦。" " 去割了鸡巴卖屁股吧。" 李丁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两个思想不停的在试图控制他的身体,他的鼻息越发的浓重,以至于,喷在少女的脸上。  刘思巧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老师的脸离自己靠的近到了极点,她先是微微一愕,接着她竟然自然而然的用手抚摸上李丁的脸,柔软的手心肉摩挲着面颊,异样的情愫在两人间蔓延,少女毫不犹豫的闭上眼睛,嘴唇微微的撅起,发出了最诚挚的邀请。  少女等了很久,她的心激动的砰砰直跳,但是等了很久,却感到手心缓缓的离开了男人的面颊,她失望的睁开眼睛,只看到李丁离开的背影,待门轻轻的合上后,她捂住嘴无声的哭起来。  两人的关系瞬间降到了冰点,李丁把学校宿舍的灯修好了,把鬼爪一般的树枝全部砍掉,他像疯了一般,把每根树枝都砍成了碎片,刘思巧自觉的搬了过去,除了李丁给她买的衣服,其他都带了过去。  少女依旧是会每天过来给老师做饭洗衣服,她似乎又恢复了那个李丁所熟悉的冰冷少女,夜里,李丁第一次梦到了少女,她就仿佛是定格的影像一般,在他的梦里如此清晰,第二天醒来,裤头是干净的,只是枕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湿透了。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