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十)



这一顿饭,李丁吃得格外尴尬,虽然刘思巧暂时放弃了敌意,但是面对成熟的胡玉媚,她依然保持了极高的警惕,吃饭时不断的给李丁夹菜,坐在他的身边,神情也是格外的依恋,只要不是瞎子,一定能看出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更何况是胡玉媚这种心思透亮的过来人,刘思巧看着李丁时,那眉眼间化不开的浓情蜜意,让她对两人的关系猜中了八九分,心中也是微微惊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老实憨厚的小同事,胆子竟是不小。  中途,孩子饥饿啼哭,胡玉媚侧着身子撩起衣衫给孩子喂奶,李丁只能假装看不见,一直低头吃菜,刘思巧却冷不防的伸出手摸到他的胯下,少女顿时虎下了脸。  饭后,李丁赶忙带着刘思巧出了门,这会儿校园里几乎没什么人,两人又走的偏僻,不知不觉走到学校东北角的树林中,虽然树叶掉落的差不多了,但是树木密集,很是能藏人。  " 怎么不说话。" 李丁问道。  刘思巧瞪了他一样,说道:" 你想我说什么?" " 什么都好,你说什么我都喜欢听。" 李丁握住少女的手笑道。  刘思巧挣脱了一下没挣开,气呼呼的说道:" 好,那我就说,你刚刚在餐桌上怎么回事?" 李丁无法回答,只能尴尬的看着少女。  刘思巧接着说道:" 没话可说是不是,都硬的跟铁棍一样了,还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呢。" 李丁接口道:" 想你。" " 什么?" 刘思巧讶然道。  李丁猛地将少女抱在怀中,说道:" 我说我在想你,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当时那种情况,我确实是有点遐想,所以你没看我一直是低着头,我只有拼命的想着你,结果想着想着,那个东西就硬了。" " 呸," 少女轻啐了一口,红着脸说道," 尽想那些坏事。" 李丁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其实刚刚他脑海里全是幻想出来的哺乳场景,刚刚的话全是走来的路上临时编的,好在顺利蒙混过关,感觉到怀中少女的胴体和淡淡的处子幽香,李丁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按耐不住说道:" 巧巧,你知道我很爱你吗?" 刘思巧乖巧的点点头,说道:" 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最好。" 李丁接着说道:" 可是我也是男人,这一个月来,我真是的憋的很难受,我不想强迫你,我的这份心意你明白吗?" " 嗯。" 刘思巧感动的说道。  李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但是有时候身体很难受到精神的控制,我也需要发泄的渠道,不然我怕将来有一天,我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 不行。" 少女顿时叫道," 你不许跟她发生关系。" 李丁赶忙说道:" 嗯,我不会的,但是你要帮我,好不好?" 少女的脸顿时红得跟红布一样,低着头嗫嗫喏喏的说道:"可我不知道怎么帮啊。" 李丁抬起小女友的下巴,低头吻上她的唇,良久才分开,趁着少女意乱情迷的时候,他解开裤子拉链,把早已胀得粗壮的阳具掏了出来,塞到少女冰冷的小手中。  刘思巧感觉到手中热乎乎的事物,羞得都说不出话来,虽然已经和爱人赤身裸体的爱人拥睡过,但是她从来不曾用手触摸过对方的阳具,这会儿凶器在手,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偏偏舍不得放手,生怕爱人真的憋不住,被别的女人勾走了。  " 巧巧,你的手好软和。" 李丁吻着少女的耳垂呢喃道。  少女不敢太用力的握住男人的阳具,好半晌才说道:" 就这么握着吗?" 李丁笑道:" 当然不是,你来回撸动。" 少女脸色绯色的说道:" 我不会啊。" 李丁说道:" 你看我的动作。" " 嗯。" 刘思巧退开两步,看着爱人用手握住阳具,快速的撸动了几下,龟头在包皮间快速闪现,颇显狰狞,但是看到爱人脸上现出的愉悦,又让她有些跃跃欲试。  " 看清楚了吗?" 李丁看着少女问道。  刘思巧点点头,见男人把手插到口袋里,下身挺着粗大的阳具,顾不得害羞,轻轻的双手握住,真的好大好粗,少女的拇指和中指勉强能扣住一圈,不敢在看着那根东西,眼神放到别处,轻轻的撸动起来。  少女的手法非常生疏粗陋,初次帮爱人手淫,对李丁而言是半点生理上的快感都没有,反倒是被弄得有些疼,不过心理上却是极大的满足,毕竟能有一个十五岁的美少女心甘情愿的帮自己手淫,那绝对是非常有征服感的,不过也不能一味的让她自己去摸索,李丁小声的出言指点着,少女很认真的按照老师的要求调整着力度和方向,李丁更是毫不吝啬赞美之言,在爱人的鼓励下,少女也渐渐的适应了下来,没有那么紧张了,在李丁的调笑和爱抚下,两人有说有笑的在树林中做着淫秽的事,渐渐的,少女的手有些酸麻,偎依在爱人的怀中撒娇道:" 不行了,老师,我的手好酸。" 李丁这会儿淫性大发,阳具更是胀得难受急于发泄,可是少女额头上的汗水确确实实证明了她已经气力全无,看着少女急速喘息的小嘴,李丁不由的想起李菲帮自己口交的美妙来,但是又不知道少女会不会愿意,一时有些踌躇。  刘思巧敏感的察觉到爱人根本就没有得到疏解,这从她手心中越发粗长的阳具就可以看得出,不由的歉意道:" 对不起,老师,我太没用了,等我缓过劲来,我再帮你弄。" " 没事。" 李丁勉强的宽慰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思巧天生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最善于察言观色,一见爱人这副模样,不由的问道:" 怎么了?你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李丁老老实实的说道:" 我怕我说了,你会生气不理我。" 刘思巧扑哧一声笑道:" 那就就别说。" " 嗯。" 李丁点点头。  刘思巧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强,见李丁真不说,她自己倒是忍不住了,催促道:" 你还真不说啊。" 李丁抱住小女友,笑道:" 我是真怕你生气。" 刘思巧撅起小嘴巴,说道:" 你要是不说,我就生气。" " 那我要是说了呢?" 李丁问道。  刘思巧说道:" 我保证不生气。" " 真的?" " 真的。" 李丁得到这个保证,心底顿时乐开了花,对于刘思巧的性格,他其实是摸的差不多,少女的答复正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于是轻轻的说道:" 我想你用嘴帮我。" " 什么?" 刘思巧一愣追问道。  李丁指了指少女的嘴巴,又指了指自己的阳具,少女的脸顿时红的都好似能滴出血来,还没等少女反对,李丁赶忙说道:" 我本来不想说的,是你非要我说。" 刘思巧顿时哑口无言,轻轻摸了两下阳具,说道:" 真的要用嘴吗?" 李丁耸耸肩,说道:" 没必要,我就是随口说着玩的。" " 讨厌,明明心里想,还说是说着玩。" 少女妩媚的瞪了爱人一眼,好半晌才下定决心,说道," 我那样做,你会不会很舒服,很开心。" 李丁想了想说道:" 很舒服是一定,很开心就不一定。" " 为什么?" 少女疑惑的问道。  李丁抚摸着少女的脸颊说道:" 如果勉强你帮我,你不开心,那我怎么开心得起来。" 刘思巧闻言笑道:" 算你有良心,好啦,我是自愿的,你不用不开心啦。" " 真的啊。" 李丁兴奋的说道。  刘思巧在男人的阳具上轻轻捏了一下,说道:" 看你眼神都放光了,再这样我就不帮你了。" 李丁赶忙正色,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说道:" 这样行吗?"" 讨厌啊。" 少女娇笑在男人的胸口上轻轻捶了一下,眼角风情万种的瞄了男人一眼,缓缓的蹲下身子。  紫红色的龟头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少女的眼前,她的鼻孔中满是男人身体散发出来的浓重体味和裆部的尿骚味,让她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但是一想到胡玉媚风骚成熟的模样,她又坚定起来,仰头看了看心爱的男人,心中免不了有些委屈,自己这么做可全是为了他。  李丁一直在关注少女,不到最后一步,依着刘思巧的性格,那都可能放弃,见少女可怜巴巴的神色,心中不由一软,说道:" 巧巧,要不下次有机会再弄吧。" 刘思巧看到男人眼神中的关爱与怜惜,心中的那点委屈顿时烟消云散,娇笑道:" 不,就现在。" 说完,她闭上眼睛,扶正男人的阳具,缓缓张开小嘴,吻了过去。  虽然男人的龟头很大,但是刘思巧的小嘴依然勉强把龟头整个人含了进去,满嘴都是男人阳具上的尿骚味,熏得她差点忍不住要吐出来,好不容易才渐渐适应下来,按照李丁的指示,用舌头舔弄着龟头,双手握住棒身,用掌心爱抚。  " 对,就是这样,不要用牙齿,慢慢的往嘴里放,如果觉得太憋气,就往外拔。啊,好舒服,巧巧,你舔得我好舒服。" 李丁微微呻吟着赞许道。  得到爱人的赞许,刘思巧满心都是欢喜,虽然做的事很低贱丢脸,但是如果能换来爱人的赞许,她倒也不介意,而且刨除一开始的不适宜后,少女发觉这并没有什么太难受的地方,除了有些憋气,男人的味道和尿骚味竟让她感到有些异样的刺激,她用手来回套弄着后半截阳具,前半截在她的小嘴里来回进出,用舌头舔弄着龟头,她发觉每每刺激到龟头顶端的时候,男人就会颤抖一下,而且赞许着非常舒服,于是她就专心致志的摇头晃脑,重点放在龟头上,舌尖灵活围绕着马眼打转。  李丁舒服的呻吟着,他没想到少女尽有这等天赋,很快就掌握了一项取悦男人的技巧,虽然不够熟练,但是青涩的动作,足以在精神上给予重大的冲击。  " 对,就是这样,你做的好棒。" 李丁赞许道。  少女吐出阳具,笑嘻嘻的说道:" 老师,你那里味道好重哦。" 李丁脸一红,说道:" 下次我会记得洗干净。" 哪知少女把龟头蹭到自己的脸颊上,摩挲着说道:" 不用啦,只要是老师身上的,我都喜欢,而且味道还有些好闻呢。" 李丁闻言,不由的在心中暗道:这丫头看不出来,竟是天生的小淫娃。  刘思巧不再多言,双手握住棒身,伸出下舌头在空气中舔弄着龟头和棒身,把包皮向后翻开,不放过龟头附近分毫,少女的唾液把男人的阳具涂抹的油光滑亮,十几分钟的口交让少女的下巴酸麻,口水不受控制的向下流淌,混着这男人马眼分泌的爱液,形成一道道银色的丝线。  终于,少女支撑不住了,喘息道:" 老师,我嘴都麻了。" 虽然还没有射精,不过李丁已经是非常爽了,怜惜的蹲下身子,将虚弱的少女搂在怀里,看着她一脸的疲惫与兴奋,不由的低下头,不顾她刚刚给自己口交过,吻上了她的唇,少女浑身瘫软在男人的怀里,任他在自己的口腔中唆吮自己的舌头。  两人情难自禁,丝毫没有发觉到在不远处还有一人,她的一只手消失在裙底,另一只手扶着大树,勉强支撑着身体,云鬓耸乱,媚眼如丝,不是胡玉媚还能是谁。  在李丁二人离开后,见他们很久没回来,生怕二人吵架的她赶紧出来寻找,结果找了十分钟,才发现有一个人影在东北角的树林旁鬼鬼祟祟,她赶紧走过去,一见正是班上一个胖胖的女生,名字也不知道,她倒是警觉的很,远远的察觉到有人过来,立刻拔腿就跑,待胡玉媚靠近后,才发现原来她是在偷窥,林中的二人正是李丁和刘思巧,两人好似拥在一起,她不由的暗自责怪他们太不小心,生怕再有人过来,于是打算找个容易藏身的地方躲起来,这样万一再有人来,她可以预先报警下,哪知好不容易找到新的藏身之地,就看到目瞪口呆的一幕,少女的手竟然是在帮男人手淫,这一看,她就舍不得把眼神移开了。  胡玉媚是个性欲很旺盛的女人,在青春期她就长期手淫,偏偏她还是个闷骚型,平常对男生都是不假辞色,后来交了男友结了婚,她旺盛的性欲被彻底激发出来,除了每个月不方便的几天,她几乎每天都会缠着老公求欢,一开始她男人自是喜不滋滋的应战,但时间一长就受不了了,从一天一次逐渐发展到三四天一次,让胡玉媚难受的要死,结果几天的欲望累加到一天,真是非把老公榨干了方才罢休,如此这般,几年下来,一方是欲求不满,一方是疲惫恐惧,原本感情甚笃的小两口关系越来变差,而且胡玉媚索求无度偏偏产不下子嗣,更让丈夫不满,好不容易求医问药得来的却是个女儿,而且因为身体损伤不能再生产,就给了丈夫跟她离婚的借口,其实也怨不得她丈夫,他心底其实是舍不得胡玉媚的,她人长得漂亮,身材又正,床上更是风骚无比,可是相比女人,他更怜惜小命,结婚十年,他整整瘦了四十斤,175公分的个子,只有不到55公斤,瘦的跟麻杆似的,胡玉媚也自我检讨过,可是她就是天生性欲旺盛的人,怎么都压抑不住,不过因为流产体质,她最后一次怀孕,整整压抑了十个月,加上坐月子的一个月,整整十一个月没有经历过男人,要不是母性占据了上风,她怕是早就欲火逼疯了。  苦苦压抑了十一个月的性欲,在这一刻被点燃了,胡玉媚清楚的看到少女手中的阳具,那长度、那体积,自己的前夫就是拍马也赶不上啊,以前和老公做爱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满足过,每日都是处于性饥渴中,越饥渴越求欢,求欢得不到满足就越饥渴,如此恶性循环,导致她内心苦闷的无法自抑,此刻,她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根神器,幻想着这么粗长的一根阳具插到身体了会是个什么样的舒服劲,被性欲冲昏头脑的她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想法,要不是还有一丝人性控制着她,她真恨不得冲出去,推开那个暴殄天物的小丫头,把那根神物塞到久旷饥渴的身体里。  李丁和刘思巧也被欲望冲昏了头,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偷窥,当少女开始给男人口交时,胡玉媚再也忍不住了,在林间手淫起来,随着情欲越烧越旺,她感到身体都火热起来,乳房更是胀痛的要命,而且伴随着这股胀痛的,是无法抑制的快感,可偏偏这快感就仿佛是云端一样,怎么攀都攀不上巅峰,她下意识的伸手探进衣内,握住自己的大奶,使劲揉捏起来,充沛的乳汁痛快淋漓的释放着,将胸前打了个湿透,可是她还是无法满足,蹲在地上,看着少女的口交,死命的咬紧下唇,拼命的压抑内心的呻吟嚎叫,一手快速的用五指在阴道和阴蒂上抽插爱抚,一手用力的搓弄着丰满的两枚大乳,不知过了好久,才终于攀上了个小高潮,虽然心底还是蠢蠢欲动,但终于是理智能占据上风,一阵凉风吹过,她感到裤裆和胸部一片冰凉,这会儿李丁他们已经结束了口交,在亲吻爱抚,她赶紧手脚并用,用尽最后一分气力,逃出小树林。  "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李丁吸吸鼻子,在经过胡玉媚手淫的地方时问道。  刘思巧经历过刚刚的阵仗,身体酸软的一点劲都没有用,哪里还能分辨什么味道,懒散的说道:" 是你身上的味道吧。" 李丁呵呵笑了笑,说道:" 今天辛苦你了。" 少女娇媚的横了他一眼,两人在树林里整理好衣服,除了树林就分了手,刘思巧回到宿舍就一头栽倒床铺里,十分疲劳中,有三分是体力损耗,倒有七分是刚刚事情过于刺激,倒是精神有些负担不起,在她趴着偷偷回味刚刚发生事情时,丝毫没发觉另一边床铺上加装看书的胖妞放下书本,嫉恨的盯着她。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