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末日狂欢】第17章尊老爱幼



第十七章 尊老爱幼 杜月欢呼雀跃,走到门口,将客厅的大灯关掉,只留壁灯。屋里的光线顿时变得朦胧暧昧,严慧娴躲到沙发后面,将身上的练功服脱掉,杜月又打开音响。 幽暗的灯光映照下,严慧娴的裸体似蒙了一层薄纱,她闭起双眼,舒展娇躯,跳起了曼妙的舞蹈。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男人们的胯间慢慢地鼓了起来…… 当严慧娴单腿站立,另只腿抬得笔直成“一字马”时,胯间乌黑的阴毛和白皙鼓胀的阴户交相辉映,就如同一幅立体水墨画悬挂在观众的面前,刺激着男人的性神经。 忽然一个下身赤裸的男人狂奔过去,抱住摆着夸张造型的女人,就把涨挺的大鸡巴向她的胯间顶去。 严慧娴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女婿刘建军。她呵斥道:“小军,你干嘛?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快退回去。” “妈,我忍不住了,你这个姿势太诱人了,我现在就要干你。” “别……等没人的时候,妈什么都依你还不行吗?”严慧娴又羞又恼,推挡着女婿,想把自己高抬的腿放下来。 “别动,就保持这个姿势,这样太刺激了!妈,不是我莽撞,实在是等不到没旁人的时候了。”刘建军不由分说,将岳母抬高的那条腿搭在他肩膀上,用手握住直挺挺的阴茎,对准女人胯间的桃花源入口,费力地顶了进去。 这种高难度的姿势虽然看上去很过瘾,其实很吃力,生理上的快感也差强人意。但胜在心理的刺激,尤其是旁观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刘大龙两眼喷火,一把搂过杜月就揉搓起她的乳房。林少杰也靠近了赵秋萍,但顾忌刘大龙,畏手畏脚地不敢乱动。 虽说刘大龙在单位刻意躲避方如云,那是他不想在外面惹麻烦,可在自己家里的这一亩三分地,他却是毫无顾忌。跟儿媳乱伦后,心底的魔鬼就像冲出了潘多拉的魔盒,使他变得越来越贪婪、放纵。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故意把赵秋萍推到林少杰的怀里,说道:“你们俩也好好玩玩吧。” 赵秋萍看到丈夫鼓励的眼神,就试探地把手伸到林少杰的胯间,隔着裤子摸捏他的阴茎。 林少杰看大家都在放纵,也不客气了,他一边解开腰带将鸡巴掏出来,一边搂过赵秋萍将她摁到自己的胯间,女人会意地将涨硬的大屌含进口中。 屋子中央的严慧娴已经被女婿肏得溃不成军,哀哀地央求:“小军,妈累得站不住了,咱们到沙发上去吧。” 刘建军也觉得这个姿势很吃力,也不尽兴,便抱起岳母来到沙发上,将严慧娴放到刘大龙身边,分开她的一双大腿,鸡巴就顺势捅了进去开始抽插起来。 杜月也已经被刘大龙剥成了赤裸羔羊,正趴在公爹的胯间为他口交。林少杰看到杜月翘起的肥臀就近在咫尺,他的手就偷偷地伸到杜月的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鼓胀紧绷的臀部肌肤手感圆滑细腻,林少杰慢慢加大手上的力度,美美地享受着。 杜月任他轻薄,还扭摆着屁股迎合他,这让林少杰色心更盛,他的手顺势向下,偷袭女人臀缝里的“秘密花园”…… 杜月的大腿夹住了这只不老实的手掌,扭头嗔怪道:“色狼,有了秋萍还不知足啊?” 刘大龙呵呵一笑,对杜月说道:“男人嘛,哪有知足的?少杰是喜欢你,你别吓着他呀!” 杜月嘻嘻一笑,岔开大腿,对林少杰开放了禁地。林少杰一边享受着赵秋萍的口交,一边用手玩弄杜月的阴户,心里美得不行。 那边的严慧娴已经被刘建军肏得高潮连连,浪叫声越来越大。刘大龙的一只手伸过去揉搓着她的乳房,坏笑着问她:“娴妹,快活吗?” “嗯……龙……哥……”严慧娴都说不出话来了。 刘大龙三两下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将杜月抱到怀里,手扶着鸡巴对准儿媳的小屄,杜月马上将它套了进去,臀部随即开始上下起落。 刘大龙一边把玩着儿媳的一对美乳,一边对旁边的林少杰和赵秋萍说道:“你们俩也把衣服脱了吧,不要有什么顾虑,在这个家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句话无疑是给略显拘谨的两个人打了强心针,林少杰迅速把赵秋萍脱光后,自己也赤裸了身体。赵秋萍背转身坐进男人怀里,将他的大鸡巴纳入屄中,开始旋磨起落。 杜月扭头看着林少杰的身体,赞叹道:“真健壮啊!你是不是经常健身啊,少杰?” 林少杰得意地答道:“是啊。因为我明白一个道理,只有一个好的身体才能给我喜欢的女人性福。” 杜月一撇嘴:“你也别骄傲,比我家大龙,你还是差了一丁点儿。” 刘大龙心里畅美,哈哈大笑道:“我没那么小心眼,不会吃一个晚辈的醋。你是不是惦记着少杰啊?别急,先专心跟我玩会儿再说。” 那边的刘建军一阵狂风暴雨,已经忍不住射精了,他从岳母身上撤离,到一旁暂歇。 严慧娴看着另外四人在捉对厮杀,艳羡不已。刘大龙抱起杜月回身将她放到沙发上,趴到儿媳身上猛烈抽插。林少杰也让赵秋萍站起身扶着沙发靠背,他来到女人身后将鸡巴捅进了臀缝里。 杜月很快就不行了,对刘大龙说:“让我歇会儿,你去肏我妈吧。” 刘大龙很听话,马上转移战场,严慧娴热情地迎接他的到来。林少杰放开赵秋萍,腆着脸到杜月跟前,想去抱铁哥们的老婆。 杜月一瞪眼:“干嘛?想占我便宜啊?我允许了吗?” 林少杰讪讪地笑着,低三下四地央求:“月儿好妹妹,哥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 杜月眼珠一转,嘴里说道:“要我从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要是答应了,我们家的三个女人现在都在屋里,今晚就可以让你一锅端了。” 林少杰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问道:“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答应你。” “你不能玩了我们家的女人拍拍屁股就走人吧?古话说得好,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我的条件很简单,你要懂得知恩图报,让我家大龙和建军也玩玩你家的女人……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林少杰听了一咧嘴,心想你倒是说得简单,这又不是钱物,那可都是大活人啊,我也不敢打包票就一定能行。但他又不舍得放弃眼前的美色诱惑,便应承道:“我会去做她们的工作,提供条件,只要有一分希望,我就会做十分的努力。你看这样行吗?” 杜月莞尔:“你啊,还真是滑头!我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只要你尽心了,也就算你做到了。好吧,看你态度这么好,我就答应你,也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林少杰圣旨在手,胆色顿壮,起身就要去拥吻杜月。没想到小妇人用手推开他凑过来的脸,吃吃笑着说道:“我只是答应给你身子,但我现在对你还没什么感情……等我爱上你了,你再吻我吧。” “你可真会吊人胃口……那我舔舔你的小屄可以吗?” “可以。”杜月把双腿岔开。 刘建军凑到了赵秋萍的身边,讨好地说道:“小妈,我来伺候你吧。” 赵秋萍心里正委屈,每次和杜月在一起总落下风,甚至还不如年老的严慧娴受男人欢迎,见刘建军的鸡巴还软着,郁闷地问道:“你还行吗?” “你给我嘬嘬,应该还行呢。” 赵秋萍看到自己的新欢林少杰已经在旁边跟杜月玩得如火如荼,只好无奈地趴到老情人刘建军胯间,将疲软的阴茎含进口中。 刘大龙跟严慧娴玩得兴起,忽然对她说:“你这练过舞蹈的身子骨就是跟正常人不一样,刚才看你摆成那样的姿势跟小军肏屄,真是很刺激。你也给我摆个姿势,让我也尝尝新鲜呗。” 严慧娴想了想,点头答应,站到地上两腿岔开身子向后弯曲,两只手臂伸直了从背后撑到了地上,身体靠两手两脚支撑,整个人弯折如弓。这个姿势很诱人,乳房成了身体的至高点,两个奶头垂直矗立;胯间阴户高高凸起,鼓隆如桃,阴缝张开,典型的任君采撷的姿势。 刘大龙以前只在杂技或柔术表演节目上看过这种姿势,但那都是穿着衣服的,只能凭想象意淫。现在女人浑身精赤,性器官都袒露在他的眼前,意淫的景象变成了现实,视觉刺激格外强烈。他兴致勃勃地来到严慧娴胯前,将涨硬的大肉棍子平端着顶进了亲家母的屄缝儿内。 林少杰已经把杜月又肏出了一次高潮,看到这边的奇怪姿势,大呼有趣,于是抽出鸡巴奔到严慧娴身前。严慧娴的脑袋处于倒立状态,从两条手臂之间看到一根男人的大鸡巴硬硬的翘着在自己脸前晃荡,向上一看却是色眼放光的林少杰,颇觉有趣,不由得对男人展颜一笑。 林少杰大喜,手握铁硬的大鸡巴抵到美妇人的嘴边,严慧娴张嘴含住,用舌头撩拨着龟头。林少杰把鸡巴向前顶,女人仰头承接,口腔和喉咙就成了一条直线,把鸡巴深深地含了进去,直到喉部的食管。 林少杰没想到这个姿势正适合深喉,兴奋地抽插起来,长长的鸡巴在严慧娴的嘴里不停地出没,咕叽咕叽的声音大作。 刘大龙看得有趣,对林少杰说道:“小杰,咱俩换换,你过来肏她的屄,我去肏她的嘴,好不好?” 林少杰点头,抽出鸡巴跟刘大龙移形换位,将沾满口水的鸡巴插进了严慧娴的屄里。这个姿势让他觉得很刺激,女人的身子紧绷,阴道好像也收紧了,夹得鸡巴很有力度。林少杰一边伸手玩弄着严慧娴那两只高挺的美乳,一边大力抽插着,很快就忍耐不住,射精了。 严慧娴摆这个姿势时间长了也很累,她吐出口中刘大龙的鸡巴,身子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埋怨林少杰:“你怎么不打招呼就射到我的屄里了?我现在是危险期,要是给你怀个小杂种怎么办?” 林少杰挠挠头:“对不起,阿姨,我一下子没忍住。” 刘大龙一摆手:“不要紧,怀上了也没事,听说孕妇的性欲更强,我们也好尝尝另一种滋味呢。” 林少杰短暂休息过后,鸡巴重振雄风,又将三个女人轮番肏弄一遍,才心满意足地回家。 到家后已经夜深人静,林少杰去了妈妈的房间,迫不及待地跟妈妈说了今天的事情。 冯美玉听说刘大龙对她有意思,有点儿不敢相信。她因为家贫早早嫁入林家,为林福海生儿育女,循规蹈矩地过日子。但在她的心目中,像齐书记、方市长和刘大龙这种权势显赫,叱咤风云的官府中人,才是她仰慕心仪的偶象。这并非冯美玉贪慕虚荣,而是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男人,身上有一种无形的魅力,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因为世界末日,她跟儿子跨越伦理,现在又跟刘建军发生了不伦的关系,可她却没幻想过刘大龙那样的男人会喜欢她——她既不年轻,又无才艺,这怎么可能呢? 林少杰说道:“刘大龙宝刀不老,好多女人喜欢他,他对你钟情,也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你要是有意,我来安排。” 冯美玉颇有些心动,却羞惭地自责道:“妈以前可是老实巴交呀,这才半年多点的时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接二连三地出轨,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妈,这没什么,人性本就如此,你又何必压抑它呢?”林少杰耐心地劝解。 “你今天累坏了吧?以后还是注意点儿,别太纵欲了——妈还指望着你呢,知道吗?” 林少杰点头答应,将妈妈搂在怀里,母子相拥着慢慢进入了梦乡。 ************************************************************* 夏季最炎热的时候过去了,滨海市进入了雨季。 天气预报说今夜有大暴雨,傍晚天空就阴云密布,不到六点就天黑了。 入夜,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老天爷似乎狂怒了,把本应沉寂的黑夜搅得天翻地覆。一道道炫目的闪电和震耳的轰雷声,仿佛邪恶的魔鬼在天空张牙舞爪、桀桀怪叫,让人胆战心惊。呼啸的风声如无数的厉鬼冤魂在旷野中呜咽奔逃,瓢泼大雨似万箭齐发向大地怒射,噼啪的雨声密如爆豆,如同千军万马在天地间拼死搏杀,誓要摧毁世间万物,荡涤这混沌尘世。 特制的大床上,四个女人围在林少杰身边。陈嫂关闭了窗户,拉上了窗帘,两层隔音玻璃和厚厚的窗帘将屋内屋外隔离成两个世界,似乎将邪神恶魔挡在了外面,大家这才稍微心安。 小芳最年轻,说话也不知轻重,她钻到林少杰怀里,兀自后怕地说:“外面吓死人了,好像世界末日要到了。” 林少杰和妈妈对视了一眼,心想不会是世界末日提前了吧?林少杰安慰怀里的少女:“不就是打雷下雨吗?瞧你这胆量,连这都怕?不过呢,人在自然面前的确显得很弱小,都是血肉之躯,在大的天灾面前真是任由宰割。所以说,人要珍惜活着的一分一秒,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说白了,还是及时行乐吧。” 林晓婉非常赞同哥哥的观点:“以前总说及时行乐是资产阶级思想,现在怎么没人提了?因为时代在前进,观念在改变,人性也在一点点的解放。珍惜眼前,把握幸福,才是最正确的人生态度。” 林少杰抚掌笑道:“那咱们就玩起来吧,不闻窗外事,专心床上疯。” 林晓婉哈哈大笑:“什么狗屁诗!不过,这样也好,就不怕外面的电闪雷鸣啦。” 一男四女纷纷宽衣解带,林少杰在两对母女之间叱诧纵横,玩得不亦乐乎。 快结束的时候,冯美玉忽然对林少杰说道:“我总感觉门外好像有人在偷看,可又听不到动静,不知道是咋回事。” 因为是在自己家里,所以谁也没想着刻意去锁门,最多是把门关上,很多时候都是虚掩着。林少杰听妈妈一说,扭头向门口看去,果然一个黑影飘然而逝,随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上楼了。 “是大妈?”林少杰问妈妈。 冯美玉叹息道:“除了她也不会有别人了。唉,说起我这个姑姑,其实挺可怜的,我都不知道她这一天天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次来到门口说不定有什么事呢,小杰,你上楼去看看她吧。” 林少杰心里恻然,点头答应,穿上睡衣上楼到了大妈的房间。 房门紧闭,林少杰轻轻地敲门,里面传出惊慌的声音:“谁?” “我是小杰啊,大妈,我能进来吗?”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冯桂芝穿着睡衣打开门,看到林少杰,眼神躲闪着,嗫喏道:“小杰,有事吗?” 林少杰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妈这种神情,他故作轻松地嘻嘻一笑:“我能进来说吗?” 冯桂芝脸一红,身子后撤把他让进来,然后关好房门。 林少杰坐在床边,看着大床里侧熟睡的小雨,关切地询问冯桂芝:“大妈,刚才雷雨那么大,没吓着你和小雨吧?” 冯桂芝也走到床边,怜惜地看着小雨说道:“我早早就关上窗户拉上窗帘了,所以动静不大,倒是没吓着孩子。小雨睡觉很死,总是一觉到天亮,你看,她睡得多香。” 小雨还有一个多月就满十周岁了,小女孩长得很漂亮,乌黑的长发,圆圆的脸蛋,白皙细腻的肌肤,穿着卡通图案的吊带小睡裙,像个洋娃娃般可爱。 林少杰拉着冯桂芝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旁,问道:“大妈,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睡啊?” “刚才外面太吓人了,我有点怕,睡不着。” “所以你刚才去找我了,有事吗?” 冯桂芝脸一红,低声道:“也没啥事,就是想看看你睡着没有,要是你还没睡,大妈想找你说会儿话。” “嗯,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今天你爸打电话过来了,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最迟下个月,如云结婚的时候他回来喝喜酒。我听了很担心,你说你最近做的这些事,能瞒得住你爸吗?”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能把我怎么样?” “唉,小杰,不是大妈说你,你现在女人越来越多,什么样的女人你都往怀里划拉,也不管什么身份地位、老幼俊丑,你说你怎么就没个够呢?” “刚才……你都看到了吧?” “嗯……”冯桂芝的脸更红了,头也低了下来,嘟哝道,“你做的那些事,能瞒得过大妈吗?” 林少杰嘻嘻一笑,将冯桂芝揽进怀里,腻声说道:“我知道大妈疼我,怕我身体吃不消。实话告诉你吧,我的身子骨棒着呢,再多几个女人也累不着我。” “你就逞能吧。”冯桂芝任他搂着,只是头也不敢抬。 “大妈,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挺可怜的,自己天天呆在这个屋里,守着这些佛经过日子,有什么意思呀?” 冯桂芝瞟了他一眼,幽怨地说道:“说实在话,那些佛经我也看不大懂,什么六世轮回的我也不太信。可我也没别的事干,你们也没人理我,我只能天天守着小雨了。” “大妈,不是我们不理你,是你跟我们不一样,我就是想孝敬你,也没机会啊。” “你能多抽点时间陪我说说话,大妈就知足了。” “好,今晚我就好好陪你说说话。夜挺深了,咱们到床上躺着说话吧。今天你不撵我,我就不走了。” “大妈天天盼着你来,今天怎么会撵你走?要是你不嫌弃大妈又老又丑,今晚就陪我一晚行吗?” “谁说你又老又丑了?在我的眼里,你很有女人味儿呢。干脆咱俩钻到一个被窝里,搂着说说心里话,怎么样?” “小嘴真甜!既然你喜欢大妈,怎么总不来看我?”冯桂芝一边说一边铺好被窝,自己先钻了进去,然后用眼光示意林少杰进来。 林少杰兴奋地钻进被窝搂住大妈,神秘兮兮地说道:“大妈,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你不许骂我。” “大妈怎么舍得骂你,你想问什么问题呀?” “大妈,你今年五十六了吧?还有例假吗?” “嗯,你还记得我的年龄啊?我早没例假了,停经好几年了。” “我很想知道,女人停经后还有性欲吗?” “当然有了,说不定还更强呢。其实更年期过后,女人不来例假了,身体没有负担了,更有欲望了呢。” “哦,那下边还有水吗?” “别的女人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下边还经常流水……” 林少杰兴奋地把大妈搂紧,急切地追问:“那大妈你……还想男人吗?” 冯桂芝羞得把脑袋扎进男人的怀里,怨嗔道:“想有什么用?你爸都多少年不碰我了。” “这世上又不是只有我爸一个男人,你只要想,总有办法的。” “能有什么办法?谁会喜欢我这样一个老太婆呀?” 林少杰用手托起冯桂芝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不是还有我吗?大妈,我一直不了解你的想法,就算有心孝敬你也不敢轻举妄动。今天既然说开了,大妈,你能接受我吗?” 冯桂芝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喃喃地说道:“其实你跟你妈好上后,我羡慕死了;后来你又要了陈嫂,我就知道你对年龄大点的女人也喜欢。可我也太老了,你真的会喜欢我?” 林少杰用行动代替了回答,他温柔地吻上了冯桂芝的嘴唇……女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惊喜地看着这个帅帅的坏男人,很快就接受了他的热吻,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林少杰一边跟大妈接吻,一边动手解脱了她的睡衣。冯桂芝也伸手去解他的衣服,两个人很快就脱得光光的。 男人的手在她的胸前摸揉一对乳房,冯桂芝说道:“大妈老了,乳房也瘪了,比不得你那些女人。唉……你摸着也不舒服吧?” 林少杰并不搭话,身子往下移到冯桂芝的胯间,扒开她的大腿,仔细观瞧她的阴户。那里干巴巴的,阴毛稀疏,略显灰白,深红色的阴唇紧闭,下阴有一股淡淡的骚味儿。 “别看了,那里也老了,荒了多少年了,没啥看头了。” 林少杰心里酸楚,抬起头对着大妈自责道:“都怪儿子不孝,让你苦熬了这么多年,以后我一定会补偿的。” “那……你就进来吧。”女人眼波荡漾,主动求欢。 林少杰跪在冯桂芝的胯间,将已经硬起来的阴茎顶住大妈的阴缝儿磨蹭着,那条细缝越张越开,越来越湿润,龟头渐渐进入,茎身随之慢慢陷了进去。 “哦……”冯桂芝舒服地叫出了声,感叹道,“多少年了,我又尝到这种滋味了。” “大妈,我想起一句古诗,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今天我好高兴,你终于也融入我们的圈子里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一起寻开心。” “大妈也很高兴,你对大妈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女人兴奋起来,阴道里也有了浪水,林少杰抽插得逐渐顺畅,没多久就射精了。 女人感觉男人的阴茎在自己屄里的脉动,那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滋润了她的阴道,也焕发了她的春心。她搂紧了身上的男人,陶醉地说道:“女人还真是离不开男人啊,没想到我今天又有了新的男人。” “大妈,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你说呢?不愿意能让你肏我呀!” “那我叫你的名字好不好?” “嗯,只要你喜欢,怎么都成。” “桂芝,好妹妹。” “哎呀,差了辈分了。说起来,我是你妈的姑姑,你实际上应该叫我姑姥姥才对,怎么能喊妹妹呢?差了两辈了!” “我就喜欢这样。你既然做了我的女人,就该喊我哥哥。快喊,我想听呢。” “真是没羞没臊了。小冤家,你怎么喜欢这样啊?就是你爸我都没喊过哥哥呢。” “既然已经乱了,就彻底放开了才尽兴。我喜欢女人浪点儿,大妈,我的好桂芝,亲妹妹,你就喊声哥吧。” “唉,都怪我以前太娇惯你了,让你没大没小的。真是拿你没办法……哥,我的好哥哥,亲哥哥,这下你满意了吧。” “哥的好妹妹,我喜欢。” 冯桂芝忽然说道:“以前总觉得自己可怜,没有男人疼。可细想想,最可怜的是小雨,一朵花还没开就要谢了。你说一个女人这一辈子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多亏啊!” 林少杰扭头看看熟睡的小雨,也心疼地说道:“这也是没办法呀,是她命不好。幸好她还没什么性意识,应该不会有什么怨言。” “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小雨就自己手淫过,还偷偷看你和女人做爱,被我发现后说了她几句,可还是没改,我也没办法了。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都早熟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小雨都长阴毛了,奶子也鼓起来了。” “是吗?”林少杰好奇地撩起小雨的睡裙仔细察看。果然,小女孩的胸部已经出现了两个肉锥,像两朵花苞;从小内裤的侧边能看到下阴已经丰隆,有几根淡淡的绒毛。 林少杰恨恨地说道:“都是现在的食品,用那么多的激素,把孩子给催熟了。” “可惜啊,还有几个月就世界末日了,小雨来不及尝到真正的男人滋味了。”冯桂芝感叹着,忽然眼睛一亮,对林少杰说道,“要不然你跟小雨亲热亲热,也不枉她来世上一遭。” 林少杰吓了一跳,吃惊地说道:“她这么小,能受得了我的大鸡巴?” “咳,谁让你肏她了?你跟她就摸摸亲亲,也算是让她尝到了男人的滋味了。” 林少杰心动了,但还是迟疑地问:“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我看她还巴不得哩。她偷看你们做爱被我逮着训斥时,你猜她说什么?她说爸爸不亲她,只喜欢别的女人,不是好爸爸。你不跟她那样玩,她还恨你哩。” “呵呵,她也不想想自己能不能受得了……也难怪,初生牛犊不怕虎嘛。” “你是她的亲爸爸,知道轻重,只要是不插进去,我看没什么大问题。现在她睡熟了,你可以先试试。” 林少杰也兴趣盎然,撩起女儿的睡衣,轻轻抚摸着嫩乳,手感滑腻,真嫩啊!他俯下头,轻轻地亲吻着女儿的小乳头,用舌头舔舐着。 小雨一动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林少杰又把她的睡裙撩高,把内裤扒到一边,露出了幼女的稚嫩小阴户,像一只大白杏,散发淡淡的幽香。 林少杰爱怜地轻吻女儿的小屄,舌尖伸出去探那条阴缝儿。小雨身子抖颤了一下,翻了个身,把林少杰吓得够呛。 “还是算了吧,我怕女儿醒了发现我在干什么会骂我。” “没想到你这么胆小,小雨是你的女儿,是你生她养她给了她一切,让你玩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你还怕她说出去啊?” “如果她不愿意,回头告诉她妈妈,如烟也不会跟我善罢甘休的。再说了,趁她睡着也不是我的风格,还是回头慢慢来吧。” “这是你们俩的事,我可是好心好意,怎么做随你吧。” “大妈,以后你也别自己在楼上了,下去跟我们一起玩,多好。” 冯桂芝想了想,摇摇头:“还是先不要这样。一来是因为我在家里年龄和辈分最大,拉不下这张老脸;二来还有小雨需要照顾,这个小丫头其实鬼精鬼精的,你们平时光顾自己,包括小芳都不怎么理她,你不知道她多伤心!我跟小雨还是呆在这儿,你有时间就多上来陪陪我们,多给我们一点关爱,不也很好吗?不是大妈扫你的兴,慢慢来,现在我想让你搂着我,陪我睡觉。多少年了,没有男人搂着我睡觉了……” 男人心里一酸,将妇人搂进怀里。 林少杰陪着大妈睡觉,直到凌晨天光见亮才醒。暴雨早就停了,林少杰看着怀中的妇人,鸡巴又硬了起来,他不由分说就趴到女人身上,手握鸡巴去找女人胯间的洞穴。 冯桂芝也被他闹醒了,知道了他的企图,不由得好笑,嗔怪道:“想要就大大方方地来呗,干嘛鬼鬼祟祟的?大妈又不是不给你。” 两人恋奸情热,马上干到了一起。林少杰趴在大妈身上,一边抽插一边亲嘴,两个人都没注意到小雨醒了,正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悄悄地看着爸爸和奶奶亲热。 忽然,小雨爬过来天真地问道:“爸爸,你跟奶奶干什么呢?” 两个人吃了一惊,就像被人捉奸在床一般狼狈。林少杰无言以对,还是冯桂芝反应快,骗小雨道:“爸爸跟奶奶玩游戏呢。” “我也要玩。”小雨娇声娇气地说道。 “这是大人玩的游戏,你现在还小。”林少杰很头疼。 “我也要爸爸趴到我身上亲我。” 冯桂芝推推林少杰,笑道:“去吧,不然小雨又该说你偏心,生气了,说不定以后都不理我了呢。” 林少杰硬着头皮趴到女儿娇小的身躯上,小雨马上嘟起嘴索吻,林少杰把嘴凑上去,没想到小雨马上张开小嘴,将嫩滑的小舌头伸到了爸爸嘴里。 父女俩的亲吻让刚才性交没过瘾的冯桂芝觉得很刺激很兴奋,她的手就伸到林少杰的胯下去摸弄他依然涨硬的大鸡巴。没想到这个动作被小雨发现了,调皮地说道:“奶奶玩你的鸡鸡呢,我也要玩。”说着就向爸爸的胯间摸去。 林少杰恼怒地瞪了冯桂芝一眼,哄女儿道:“爸爸要起床了,下次再玩好不好?” 一老一小让林少杰难以应付、如坐针毡,他赶紧起身穿上睡衣,仓皇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四个女人看他进来都直勾勾地盯着他,林少杰奇怪地问:“怎么,我的脸上有花吗?” 冯美玉扑哧笑了,说道:“不是你的脸上有花,是我们大家都在猜你昨晚去了楼上到底干了什么,怎么夜不归宿呀?” 林少杰也不想隐瞒,索性将昨夜跟大妈的事情和盘托出。 冯美玉笑道:“其实我们都猜到了,这样很好,妈支持你。” 陈嫂也说道:“以前在大太太面前总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都不敢看她一眼。现在好了,她也终于跟我们一样了。” 婉儿恶作剧地凑过来,像记者采访似的问道:“林少杰先生,你现在已经将家里的女人一网打尽了,请问你有什么感想?” 林少杰也配合地回答:“现在的成绩只代表过去,我要继续努力,走出家门,冲向世界。” 众人大笑。林少杰却忽然说道:“其实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人,就是小雨,她人小鬼大,挺让我头疼。”于是说了刚才发生的事。 众人黯然,冯美玉说道:“我觉得你大妈说的没错,你只要掌握分寸,不会伤到小雨的。” 婉儿也说:“对,如果你总是不理她,躲着她,小家伙更伤心呢。如果不笼络住她,等她爷爷回来,童言无忌,更有可能出岔。就算是为了封小家伙的口,你也要用点心思稳住她。” 就连陈嫂也解劝:“要说这当爹的跟亲闺女真做那种丑事的,估计很少。可要说亲亲摸摸的,那可多了去啦。毕竟天天生活在一起,勺子哪有不碰锅沿儿的?没人去计较!” 林少杰也是扼腕长叹:假如小雨再大几岁,那该多好,这可恶的世界末日来得还是太早了…… (第十七章完,未完待续)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